台灣玻璃

台灣玻璃


1. 原住民的玻璃

世界上最古的玻璃珠出土於埃及,判斷製作年代為西元前3500年。中國的琉璃珠(戰國珠、蜻蜓眼)則出現於戰國時代(西元前403~221年),而台灣的「原住民琉璃珠」,特別是指以排灣族為代表(含魯凱族)的具有原住民風格的「古琉璃珠」,是六、七百年前排灣族遷居台灣時所攜入而代代相傳者,以及1970~1990年代由原住民排灣族琉璃珠之父巫瑪斯(Rulandeng Omass,漢名雷賜)為復興傳統文化參考新竹的燈炬作業所研發的「近代琉璃珠」。

由於排灣族古琉璃珠屬於東南亞琉璃珠的形式,且相似於婆羅州北部土著(Kelabit)所擁有的琉璃珠,又台灣鵝鑾鼻(Kelabits)名稱與之相似,可以判斷排灣族可能就是其後裔。而琉璃珠的來源可能是南洋地區透過與歐洲交易所得,再隨著排灣族群的遷移而進入台灣。排灣族人遷入台灣後,曾先後從異族處得到不同的琉璃珠,但這些琉璃珠的數量並不多,而且在樣式、色澤,以及質地等各方面都不及遷台時所攜入的古琉璃珠。

琉璃珠因其紋樣像蜻蜓的眼珠而有其他的稱呼,例如「蜻蜓珠」、「蜻蛉玉」等等,排灣族人稱之為Baliutus。排灣族人視琉璃珠為貴重的財寶,稱其為族人的三寶(青銅刀、古陶壺、琉璃珠)之一,並賦予社會、宗教與文化的意義。在傳統中,琉璃珠是頭目與貴族才能擁有的寶物,不僅是世世代代相傳的珍寶,也是婚姻中的貴重聘禮、土地所有權的憑證。琉璃珠的名稱又因色彩與紋樣的不同而有別,且流傳著不同的神話故事,更藉由這些神話故事賦予琉璃珠的生命與神聖意義。例如:高貴漂亮之珠(Mulimulidan)象徵尊榮與富貴是頭目身分的代表、孔雀之珠(Kurakuraw)象徵男女之間浪漫的愛情、太陽的眼淚(Lozegnagadaw)表懷念和不捨之意、手腳之珠(Makazaigao)表智慧與靈氣、眼睛之珠(Pumacamaca)具有看守保護防止被偷之意、土地之珠(Cadacadagan)為擁有土地之意。排灣族人相信琉璃珠具有神聖的力量,能祈福與降禍。古琉璃珠在傳統排灣族社會的宗教意義與階級性指標,遠超過裝飾性的意義。

「古琉璃珠」的材質主要為陶胎及含鉛玻璃,而「近代琉璃珠」的材質有鉛玻璃、鈉玻璃,以及由巫瑪斯所開發的有如玉石的「晶土」。珠形主要以圓筒、球形、鑽石、南瓜、算珠為主,其中以圓筒形最多。珠體紋樣多,有幾何紋、圓點紋、眼睛紋、螺旋紋、條紋、波浪、鋸齒等。琉璃珠依色彩區分,有單色琉璃珠及多彩琉璃珠;依大小型制區分則有大型、中型、小型及細小型。大型多彩琉璃珠有特定名稱,且有男珠、女珠之分,有一定的串組次序和位置,以顯珠子的價值,主要見於項飾下擺的中央位置。大型琉璃珠長度有1~2㎝,除了少數單色珠之外大部分是多彩珠,是屬於較貴重的琉璃珠。中型琉璃珠長度為5㎜~1㎝,有單色珠也有多彩珠,見於項飾與手環的次要位置,作為大型多彩琉璃珠的陪襯。小型琉璃珠為單色珠,主要有橙珠(pula或kata)、綠珠(madak或machak)、黃珠(vuraw或varaw),長度介於3㎜~5㎜之間,常見於項飾中,也用於首飾、耳飾及小孩隻腳飾。

排灣族的「近代琉璃珠」,由於巫瑪斯的研發與推廣,創立「三地門珠串工房」不斷地努力研發更接近古琉璃珠的技術,兼顧仿古與傳承創新。影響所及,施秀菊創設「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以彩色鮮豔的玻璃棒燒製出光鮮亮麗而晶瑩剔透的琉璃珠,創造出具現代風格的琉璃珠飾品。原住民琉璃珠的傳承與創新受到國內外人士的欣賞,不僅僅在台灣生根,更在台灣開花結果。

top

2. 新竹的玻璃

台灣的玻璃以新竹聞名且已愈百年的歷史,然而台灣的玻璃工業的開端卻是肇始於1887年由陳兩成創設於台北萬華的玻璃器皿廠,以及隨後由陳金土與陳義水兩人合夥在台北萬華所創立的「金義合事業」;兩者都是利用坩堝窯爐的窯口作業,以徒手吹製玻璃的方式,生產器皿類的民生用品。1895年台北陳萬源聘請日本玻璃技術人員來台製作玻璃器皿,1915年日本商人高石組來台設玻璃廠於台北,主要是從事玻璃水瓶的生產,翌年1916年日本人中澤曾與玻璃商「永泰隆」在台北共同經營玻璃工廠。

新竹玻璃的產生則是遲至1920年,因為日人在新竹地區發現蘊藏豐富的矽砂與天然瓦斯。1922年日本著名的「東明製瓶廠」與專賣局合作在台北景美設廠,專門製造咖啡色酒瓶,開啟了專業生產的先端。新竹人廖啟明有鑑於此也於1925年在新竹市東南街成立了新竹第一家玻璃廠「合成玻璃廠」,以坩堝窯爐手工吹製的方式,從事蠟燭燈罩、煤油燈、補蠅燈、藥水瓶、捕魚用的玻璃浮球、彈珠汽水瓶等日用品,以及醫療用試管、交通信號燈等玻璃製品的生產。1928年「東明製瓶廠」改名為「台灣製瓶會社」,引進歐文斯(OWENS)自動製瓶機,使得台灣邁入了製瓶工業的時代。1929年「芝山硝子製作所」在新竹成立,主要是生產溫度計與比重計。1939年由日本總督府在新竹赤土崎(今之工業技術研究院化學工業研究所)創設了「台灣高級硝子株式會社」,以坩堝窯爐從事理化實驗儀器、醫療器具、計器與量器等特定玻璃製品的生產,並培育吹製玻璃之人才。1941年「新竹電泡製造工廠」成立。1944年「台灣硝子株式會社新竹工廠」成立,專事各種酒瓶的生產。另有日商「清高硝子製瓶公司」亦從事各式玻璃瓶的製造。新竹地區因玻璃工廠的林立而成為台灣玻璃工業的重鎮,不過當時的產業型態是製造供應國內外銷售的民生用品,以及工業儀器與醫療器材等,基本上仍屬於以勞力為主的生產模式。1940年代,雖因玻璃製品需求日增而玻璃工廠有所增加,然逢第二次世界大戰其間,工廠常遭空襲,以致無法正常運作。1946年台灣省政府接收日本人所經營的十個玻璃事業單位,將之整併成七個玻璃製造廠,組成「台灣玻璃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翌年1947年因「台灣工礦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而改隸屬為「台灣工礦股份有限公司玻璃分公司」工廠數合併為五,但於1949年裁撤,原屬景美第一製造廠改歸屬於菸酒公賣局經營,稱為「菸酒公賣局製瓶工廠」,是台灣僅存的公營玻璃工廠。

台灣光復後的數年內,由於市場需求量的增加,民營工廠數超過三十家,但其需求與日俱增的平板玻璃仍必須仰賴進口,直至1954年「新竹玻璃製造廠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而於1956年正式生產平板玻璃後,得以大量供應國內之所需,更於1958年在竹東設立第二工廠,以增加產能,往國外銷售。該公司隨後陸續設立平板加工廠、磨光廠、壓花廠等,並於1960年成立了玻璃工藝部門,透過噴砂技法製作國畫花瓶以及將平板玻璃製作成模仿國畫形式的屏風,另外以窯口作業的徒手熱塑法製作各種動物、水果等的玻璃飾品。因其玻璃工藝製品深受各界的好評,而開創了台灣玻璃工藝外銷市場的首例,從此新竹玻璃工廠林立,競相投入工藝玻璃的生產,也可謂開啟了台灣玻璃工藝之門。

民營的全自動化生產則首推1955年成立的「允昌玻璃工廠」,1969年「聯合玻璃工業開發公司」在中壢設廠,除生產玻璃纖維補強塑膠(FRP)之外,並已經開始製造水晶玻璃。1970年中央玻璃纖維公司與日本硝子纖維株式會社,在竹東合作生產玻璃保溫棉。同年,日本飛利浦公司來台投資生產電視映像管,國內亦自成立「碧悠電子公司」,生產映像管用玻璃,而開啟了台灣電子玻璃工業的發展。1973年「大來玻璃纖維公司」開始製造長玻璃纖維。1974年新竹玻璃新設「汽車強化玻璃廠」。

自1960年開始的二、三十年間,新竹的玻璃產業由工業走向工藝,累積的外銷訂單為台灣的經濟帶來了繁榮,然而期間受到1973年石油危機的衝擊,直至1986年為止,工廠外移大陸或東南亞、人才流失、台幣大幅升值,以及科學園區成立的影響,造成新竹的工藝玻璃產業成為夕陽工業。不過在工業玻璃方面,1980年「亞美耐玻璃公司」成立,首先引進全電熔玻璃融熔爐,生產耐熱的玻璃器皿,而1981年「台灣玻璃公司」引進「英國浮式平板玻璃製造法」製造磨光玻璃,促進平板玻璃的蓬勃發展。

玻璃產業的危機雖有日益嚴重的趨勢,然而近年來,隨著政府對於發展地方工藝的重視,而新竹的玻璃工藝產業正是其積極扶植的對象之一。新竹市立文化中心(今之新竹市政府文化局)於1991年先後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今之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及該中心,舉辦『浴火鳳凰─陶瓷玻璃藝術精品展』,展現了新竹玻璃工藝之美,也開啟了新竹玻璃工藝轉型發展的先端。另一方面,鑑於過去並沒有任何新竹玻璃產業的完整文獻,於是在1993年與財團法人新竹市文化基金會共同出版《閃亮的日子─新竹地區玻璃工藝發展史》。又分別於1994年與1999年協助新竹的玻璃工藝愛好者成立「竹塹玻璃藝術協會」與「風城藝術玻璃作家協進會」,以發揚新竹的玻璃工藝,從事玻璃工藝的發展與研究,並促進國際玻璃藝術之交流。更自1995年起每兩年舉辦一次規模龐大的「竹塹國際玻璃藝術節」系列活動,除了展出國內外玻璃工藝的作品之外,也安排了「玻璃工房」、「玻璃市集」、「玻璃系列講座」、「玻璃DIY」、「戶外玻璃裝置藝術」…等等活動。其間新竹市政府又於1999年,在公二公園內原憲兵部隊之日治時期舊館舍(建於1936年之自治會館,作為日本皇族及高官來台巡視時之行館及宴客之用。),成立了「新竹市立玻璃工藝博物館」,為玻璃藝術的推廣與地方產業的提昇而跨出永續經營的一步。同年起,每兩年舉辦一次盛大的「金玻獎」競賽,為發掘與鼓勵玻璃工藝創作人才而努力。

top

3. 台灣的工作室玻璃

除了政府相關部門對於台灣玻璃工藝的扶植,在政策上、在實際的推動上有如上所述的成果之外,民間的玻璃工藝創作者也紛紛成立個人玻璃工作室,形式上有如歐美的「工作室玻璃」,更有發展出如「琉璃工房」、「琉園」等,規模較大而具企業形象者,台灣的玻璃工藝又有了新的舞台。

「琉璃工房」為1987年王俠軍赴美學習玻璃藝術創作後與楊惠姍及張毅等人,創立的玻璃工作室,目的在於傳播玻璃藝術創作的理念和方法,並期望透過琉璃(一如工房的名稱,他們喜歡將這種透過脫蠟鑄造而具有晶瑩剔透、光彩奪目等特質的含鉛量高的玻璃,稱之為「琉璃」。)創作出具有現代中國文化風格的作品。由於這種在國內並不普遍的製作模式,完全不同於當時台灣玻璃工業的生產模式,也因此經歷了漫長的摸索與失敗的過程,最後他們還是選擇以「脫臘鑄造」的技法從事玻璃工藝的製作。由於脫臘鑄造的技法不僅僅可以忠實地表現出複雜的立體造形的細部,更可以從事大量的生產,以技術而言在中國的商周時期就已經以此法鑄造青銅器,證實了它的可行性。因此他們不沿用當時廣泛被使用於台灣的吹製技術,反而選擇中國古代的「脫臘鑄造」技法,以發展具中國特色的作品。

根據琉璃工房的描述,當時全世界只有一家法國工作室維持百餘年的歷史,能夠掌握這項源自古埃及,以及復興於新藝術時期(Art Nouveau)的神秘技術。琉璃工房在歷經無數次的失敗之後,終於在1991年發表了其成功的作品,同時更由日本人由水常雄處得知,琉璃工房所謂的法國人才會的脫臘鑄造技術,中國極可能在漢代已經能夠成熟運用,因為河北省滿城縣中山靖王劉勝墓出土的琉璃耳杯就是重要的範例。這正可以證明技術傳承的重要,若非如此則一切就得從頭開始。

王俠軍於1994年又成立「琉園」王俠軍水晶玻璃工作室,又於1999年9月9日創立「琉園水晶博物館」。從中西玻璃藝術史、玻璃製作技法、當代國際玻璃藝術大師作品,到王俠軍脫蠟鑄造經典,並透過現場的玻璃吹製示範表演,從事各類玻璃藝術創作教學。

琉璃工房的脫臘鑄造類別則主要有文鎮類、飾品類、杯祭碗類、佛像類、器皿類、生肖類、磚類、尊鼎類、典故神獸類、自然類、生活類…等等。

除了「琉璃工房」與「琉園」有規模較大的脫臘鑄造玻璃工藝生產之外,現今全台已經有無數處頗具規模的玻璃藝術公司,例如「光合玻璃」、「圓就是藝術創策」、「多晶」、「坤水晶」、「旭珂工藝社」、「竹情琉璃工坊」、「正一玻璃」等,甚至於小型工作室、教師與學生、藝術家…等等,正在從事與脫臘鑄造及其他玻璃工藝有關的創作或研究。

top